山 到 高 處 人 為 峰

編輯發布:網站新聞編輯部 ??時間: 2019-10-18?【字體:

張明明

    墨江——魚塘鎮——大山村,往返5個小時,200多公里,海拔高差接近1900米。這里不是景區,風景卻勝似景區,沒有平坦的觀光大道,而是一峰淡似一峰的山水,一程高于一程的山道,一彎急過一彎的云端之路。

    就在這里,有一支隊伍。他們2016年始就駐扎在這彩云之南、云端之上,走著坎坷的羊腸小道,鋪就著氣勢恢宏的“一帶一路”西南大通道——中老(中國-老撾)國際鐵路。他們從四年前登上這高山白云的奮斗舞臺后就一直沒有下來,牢牢堅守在這座名叫“大山”(項目駐地叫大山村)的山嶺,把“家”安在了彩云之巔。

    他們,不是邊防戰士,也不是森林武警,而是新時代的鋪路人!

“進來就不想再出去了,出去就不想再回來了”

    “進來就不想再出去了,出去就不想再回來了。”在與員工兄弟們聊天時,這是聽到最多的一句話。當然背后的辛酸只有他們自己知道。

    鐵道兵老前輩說過:“越是風景漂亮的地方,條件越是艱苦!”這在集團公司中老國際鐵路項目得到了最好的驗證。

    十一局中老國際鐵路項目部駐扎在大山村的山頂上,海拔1600多米,由一座廢棄的學校改造而成,背靠大山,面臨深谷,空氣濕潤,植被茂盛。由于雨水十分充沛,項目部常年被云霧繚繞的霧氣包圍著,從項目部屋頂望去,腳下的一座座山峰鱗次櫛比,排列眼前,云海奔騰宛若仙境一般。

    因為云海都在腳下,該線路又是從玉溪到磨憨的一部分,所以大家給它起了個好聽的名字:“云端上的玉磨”。云海勝境之上,就是這些筑路人的“家”了。

    “在這里待著想家嗎?”

    “想啊,當然想,但回家太遠了,項目上也走不開,所以也只能想想了,每年回一趟家就可以了。”

    “在這里待的時間長了,項目上的兄弟們早都成親人了,跟家也差不多。”

    這是筆者與項目辦公室小伙魯天恒的一段對話。

    “我們這里風景好是好,就是出去一趟太不容易了!”負責項目食堂的陳師傅說道:“每次買菜到墨江縣城要兩個多小時,早上7點出發,到菜市場就9點多了,先采購新鮮的肉類和調料,吃過午飯采購蔬菜再幫同事拿幾個快遞,回來就下午三四點鐘了。偶爾路上遇到突發情況,到項目部就晚上了。基本上買菜就需要一天時間,為了保證大家能吃上新鮮的食材,每次買菜只買兩天的量,所以隔一天就要去一趟墨江縣城,車輪都跑壞好幾個了!”陳師傅笑著說。

    在項目部一樓的一個小倉庫里,堆著滿滿一屋子的輪胎。筆者好奇的找到辦公室小魯問道:“沒見過有別的項目會準備這么多備用輪胎呀?”小魯回答道:“咱們項目部到最遠的一個工區開車需要3個小時,路況特別差,上山下山翻山越嶺的,沒有車根本去不了施工現場,所以皮卡車也多。路上坑坑洼洼全是石子,輪胎特別費,兩三個月就磨平了,鎮上沒有修車的地方,到縣城又特別遠,有時候車輪磨平了幾個司機就相互幫忙自己換了!”

“咱們這兒的司機可個個都是神車手,這路一般人還不敢走呢!”小魯補充道。

    在去新華隧道口的路上,有一輛車翻倒在路邊的山崖下,同行的同事驚嘆道:“有個車翻在下面了!”司機說:“哦,當地人拉沙子翻了,還好有竹子擋著了,人沒事!”語氣中似乎司空見慣一般。

    項目副經理、安全總監劉曉東說道:“前天去一工區,有個小伙子說:我都快3個月沒去過鎮上了!還有個同事因為常年不著家,這兩天媳婦正鬧離婚呢!聽到這話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雖然鎮上也沒啥。”

    隨司機加油的時候路過鎮上,只有一條百十來米的坡道,邊上兩排平房,就是所謂的魚塘鎮了。鎮上平時很少有人,連個理發店也沒看到,沒有快遞收發點,有一個加油站,常常賣完油關門了事。

    在這樣的條件下,他們堅守了4年,奮斗了4年。要說何以為家?項目部的三層小樓、身邊共同作戰的兄弟們,有他們在,這里就是“家”!

“山路跑多了也就習慣了,總要有人堅守著才行啊”

    “新華隧道15845米,石頭寨隧道11842米,10個掌子面同時開挖,5個地熱高溫,2個涌水,1個泥石流加大變形,只有兩個工作面還算正常。”生產副經理劉曉東介紹道。

    面對如此施工環境,施工隊伍換了一批又一批,大都是因為隧道內溫度太高、材料供應困難而不愿意干。劉經理說:“前幾天還有兩個工人在新華隧道二號斜井干了兩天就偷偷跑了,工資也不要了,連和他們隊伍的負責人招呼都沒有打!”

    新華隧道一號斜井內,持續溫度43℃,即使加裝了通風設備也悶的喘不過氣來,工人熱的衣服也穿不住。為了保護工人們的身體健康預防中暑,項目部專門采購了三臺制冰機和一套空調機組,每天3次往隧道里運冰塊,隧道內準備了吸氧機,經常有工人背著氧氣干活。

    項目專門從墨江縣城采購了大量的人丹等防暑降溫藥品,要求每名進隧道的人都必須先吃下并且隨身攜帶,若感到身體不適還要立即吃。

    “我們十幾個都是從利川來的,去年下半年到這個隧道里施工,從來沒見過這么熱的!高原上的活我們也干過,真沒見過施工環境這么惡劣的,進來20分鐘就不行了,每天送進來這么些冰塊也降不了溫。”隧道內,工人一邊用冰塊擦拭著胳膊一邊說道。

    帶進來的水一會兒就成了“熱水”,大家把水瓶放在冰塊上冰鎮著,有人干脆就坐在冰堆上“乘涼”了。

    “昨天清理的泥石流今天又堵上了,三臺水泵同時抽也抽不干,整個作業面就像水簾洞一樣,剛做好的二襯也被沖開了。”

    一夜之間,涌出的泥石流幾乎覆蓋了整個掌子面,只剩下最上端還在汩汩地流著水,二襯中的鋼筋也在泥石流的強大壓力下斷裂了,滲出的水順著泥石流流下,夾雜著較細的淤泥匯聚成了一汪足以沒過膝蓋的泥潭,水泵晝夜不停地轟鳴著。

    工人們穿著防水的服裝,站在水里握著風槍,像沖鋒的戰士一樣,手里的風槍“噠噠”作響。

    “想過下山嗎?”

    “當然想過。可是,我很快又說服了自己,我從項目上場就在這里待著了,山路跑多了也就習慣了,這個地方總要有人堅守著才行啊。”去年公司的十佳優秀總工張克宏說道。

    去年9月8日墨江地震,他們舍生忘死、奮勇當先,給受災群眾和救災人員義務送盒飯,把自己的宿舍騰出來給村民住。10月8日,當地連降暴雨引發洪災,清理塌方、淤泥3000多方,他們一邊恢復生產一邊幫助當地搶修縣道、疏通河流。當地雨量充沛,道路泥石流塌方更是家常便飯,這支鐵軍無論走到哪里都將“軍魂”帶到哪里,每一次搶險他們永遠沖鋒在前。

    璞玉出深山,琢磨器始成。這支隊伍在這群山之巔歷經苦難,經過歲月的精雕細磨,用汗水和意志鍛造出了“不畏艱險、勇攀高峰”的“玉磨精神”。

    他們始終秉持著堅定不移的信念堅守在這高山深谷。群山之巔有他們的足跡,河流溪谷有他們的足跡,110公里親手修建的施工便道上更是布滿了他們的足跡。他們不是戰士,卻個個有著戰士一般的堅韌和勇氣。就是這樣一支隊伍,正在鑄起“一帶一路”西南大通道上的一座歷史豐碑。

    天擦亮,白云正從腳下徐徐升起,熹微的陽光穿過云層照在鮮艷的五星紅旗上,山頂上項目部里人頭攢動,隧道里機器又開始轟鳴了。(審稿/肖帆)


項目部駐扎在彩云之南、云端之上


項目部駐扎在彩云之南、云端之上


項目部駐扎在彩云之南、云端之上


工人們站在水里,像沖鋒的戰士一樣,手里的風槍“噠噠”作響


隧道內,工人們用冰塊擦拭身體來降溫


涌出的泥石流幾乎覆蓋了整個掌子面


逶迤的施工便道


2018年10月8日,連降暴雨引發洪災,項目組織機械設備清理河道

3旋转矩阵公式